首页  »  都市激情  »  弟媳妇上了我的床
弟媳妇上了我的床

作者:不详

那天,表弟两口子又来家里做客了,我们四个人经常在一起聚会,每次聚会都会喝得酩酊大醉,这是我们早已习惯的事情了,这一次也不例外。老婆又是醉的一塌糊涂。

我无奈的把老婆抱到床上后,继续和表弟俩口子喝着小酒,云里雾里的扯着一些无关痛痒的笑话。

正聊的起劲,表弟媳妇对我说:「大哥,妳们哥俩聊吧,我瞌睡的不行了,先睡去了。」说完,摸了摸表弟的头,朝小卧室走去了。

(因为我和老婆都不着急要下一代,四室两厅的房子平常衹有我们两口子住,周末的时候家里来人聚会后,衹要来人第二天没事,都会住下,所以表弟俩口子衹要来我家都会很自然的住一宿。)

我和表弟越喝越高兴,最后两人都喝美了,便各回各屋了。

睡到半夜,忽然觉得身上很是承重,晕晕乎乎的觉得身子上爬了个人,以为是老婆酒醒了,习惯性的抬手抱住了身上的人,一摸,『好像不太对劲啊!……老婆的后背没这麽光滑,乳房也没这麽大啊?』

『难不成是喝的太多,我这个奔4张的男人竟做春梦啦?』又摸了摸身上的身体,『嗯……好像不是做梦呀?』连忙收回手扬起胳膊摸向台灯的开关,心想,『完了!……我该不是喝多了,进错屋了吧?不可能啊,明明记得躺下前还给老婆盖了盖被子呢!』

「大哥……」

「小……小敏?妳!妳……我……怎麽……怎麽……对不起!小敏,大哥喝多了,一定是走错屋了,我这就回那屋,别!……」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麽好了,忙不是跌的往起爬、

「大哥,妳别动……东子和大嫂都走了,屋里就剩下妳和我了。」

「都走了?大半夜的,都上哪了?」边问边手足无措的抓起枕巾护住了自己的下半身,不敢抬头看弟妹一眼。

「大哥,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嫂子带东子去找张律师谈给东子办工作的事情了。」说着拿走了我那块「可怜的遮羞布」,「大哥,知道吗?每次来妳们家住的时候,听见嫂子那让人嫉妒的呻吟声时,我是多麽希望那个呻吟的人是我啊?大哥妳就给我一次吧,妳不知道,妳那个不争气的弟弟,自从车祸以后,再也没能让我当过一回真正的女人啊……」

听了弟媳妇的话,我怔怔的看着脱得一丝不挂的弟媳妇,弟媳妇不愧是江南女人啊!……

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块通体雪白的的羊脂玉,昏暗的灯光下微微的散发着温润的光泽,一对秀乳更是秀色可餐,粉嫩的乳头鲜艳慾滴像是镶嵌在天然白玉上的两颗明珠,浑然天成。

平坦的腹部下油亮油亮的一丛青草紧紧地贴着我的「小二」。我的眼睛和我的该死的不听话的手不由自主的游走到弟妹的秀乳上。弟妹喃喃的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呻吟,把我的头抱在了自己的胸前,把那两颗小巧的明珠送到了我的嘴里。

用她那下部的阴部使劲的蹭着我的「小二」不住的说着:「求妳了!……大哥,就一次,就一次就够了!……给我吧!……嗯!……嗯……」

『爷们怎麽说也是个男人啊!……哪能受了这般诱惑。心想着就这一次,算是帮表弟还债吧!』想着想着,起身把弟媳放在了身下,一手抱着弟媳一手探像了那等待已久的阴部。

弟媳的阴部早已水流成河,弟媳水蛇般的两条美腿使劲的缠在了我的腰上,两衹带着异香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大声叫着:「好哥哥!好哥哥!我不行了,快给我吧!……哦!……哦……快!太舒服了!……哦!哥哥!哥哥!……哦……快吃我吧……把我溶在妳的身下吧……哦!嗯!……」

我用力的抽拉着,一推一送之间弟媳在身下欢快的扭动着、呻吟着,像一尾放生后获得到自由的五彩斑斓的小美鱼,竟流下了水晶样的泪珠。

「哥哥……妳好棒!真的太棒了!……哦!……嗷!……」

看着弟媳梨花带雨的样子我有些心疼,于是我更加用力的抽拉着,「宝贝……宝贝……哥给妳,都给妳……啊?」

一阵猛烈的翻云覆雨后,弟媳满足的轻吻着我的「小二」,「大哥,和我耍……妳舒服吗?……说实话,妳今天要是不给我,我迟早会和别的男人上床的,也许妳会看不起我,可我好歹也是个女人啊!……我才30岁,

「啊!东子自从出车祸,腿就不行了,一做那事腿就使不上劲,做不到两分钟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了!大哥,我真的不是坏女人,每当东子和孩子睡着我都会用自慰的形式来满足自己,结过婚的女人,光靠自慰根本就像是一衹食肉的狼光喂它吃白菜一样……」

听了弟媳的话,不禁想起一句老话「女人叁十入狼,四十如虎」。心里多少有些同情弟媳,可当我见到老婆和表弟时的那种负罪感真的是压的我喘不过气啊,尤其是看到表弟哪张孩子般的脸,更是让我连砍掉自己的「小二」的想法都有了。

我暗暗发誓以后决不再碰弟媳一下。可事情的发展往往是在我这个凡人的预料之外。

今天又是一个周末,弟媳一下班就来我家了,看我的眼神火辣辣的,让我连抬头看的勇气都没有了,我故作镇定的问她:「小敏,东子怎麽没和妳一起过来啊?」

「嗯,我让东子去我妈那里送孩子去了,一会儿就来。嫂子快回来了吧?」弟媳边说边走到我面前很勾魂的盯着我。

我忙站起来说:「妳嫂子今天加班,要晚点回来,我去下楼拎点啤酒啊,妳自己坐会儿先。」说完我头也不敢回就往外冲。

弟媳从背后一把抱住我的腰,把手伸进我的上衣里,冰凉冰凉的小手,在我的胸脯上轻轻的迂回着,「大哥,知道吗?那天之后我无时无刻不再想妳。别躲着我好吗?」

我感觉到自己不争气的「小二」已经蠢蠢慾动了,忙转身抓住弟媳的胳膊,把他的手从我的上衣里拽出来,「小敏,那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们真的不能在那样了,否则我俩就是罪人啊!」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样的表情,弟媳忽然笑的前仰后合的说,「大哥,妳太有意思,笑死我了,妳快去买酒吧,我不逗妳了……」

我看着弟媳的样子心里竟有些无名的火往外冒。我甩手就要出门,弟媳又一伸手死死的拽住我的胳膊不放,像个耍泼的孩子,「我饿!……我要吃肉。人家就是要吃肉嘛……」

「小敏,别闹了,乖!……一会妳嫂子就会来了,让妳嫂子给妳炖猪蹄吃,啊……」我被她弄的苦笑不得,我怕自己再一次犯错。

「不!我要吃妳的肉,吃妳那会变大又会变小的肉!」

「好,有机会吃,啊,听话!……」我已经被弟媳撩拨的快忍不住了。

就在这时,家里电话响了,『谢天谢地!老婆买的东西太多,自己拎不上楼,要不然我想我玩完了。』

今天中午,弟媳借着到王府井这边办事,顺路的幌子。来我的办公室找我了,一进我的办公室,就「咚」的一声关上的门,问我想不想她,我告诉她自己为了那天的事情一直在忏悔,觉得对不起老婆和表弟。

弟媳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让我不禁不寒而栗。弟媳问我是不是和她做那事不舒服?我告诉弟妹当时自己舒服不舒服已经不记得了,留在心里的除了内疚便不剩什麽了。

弟媳说:「大哥,妳真的对我没感觉麽?妳就真的在嫂子之外没碰过别的女人吗?」说着绕到我的办公桌后面直勾勾的盯着我。

「小敏,如果妳不是东子的媳妇,或许我会毫无顾忌的和妳存在着某种关係吧,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这个道理妳应该明白。」

「大哥,妳是怕家里人知道没脸见人麽?衹要我不说妳不说那个会知道?妳总不会希望我和别的男人上床吧?」

「小敏,妳这是怎麽了?怎麽像是忽然变了个人似的,妳以前的彬彬有礼,温文尔雅,都哪里去了?」

我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弟媳,心想着,『多可怕的女人啊!真是悔不当初啊……』

「大哥,我衹是想要妳的身体来温暖自己饑渴的灵魂,并没有别的意思……」弟媳说着便自顾的走到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嘤嘤」的哭了起来。

弟媳哭的让我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又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态度太过强烈,不该和她那麽说话,毕竟自己和人家有过肌肤之亲啊。

于是走到弟媳身边坐了下来,「小敏,别哭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别哭了好吗?让人看见还以为我这个大伯子欺负妳这个小弟妹呢。」

「妳就是欺负我嘛!,,,睡了人家,穿起裤子就翻脸不认人了,不是欺负是什麽?」

弟媳说着顺势倒在了我的怀里,我闻到弟媳身上淡淡的散发着幽幽的清香,这才注意到,弟妹今天打扮的真的很好看,一身黑色的束身西服,高高盘起的头发,颇有点偷天换日里凯莉·布鲁克的味道。

弟媳顺势将她那纤细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脖领,好凉的手啊,冰的我右边的小豆像弹簧似地「棒悠悠」的弹了起来。

『是谁说的?男人的胸没感觉来着?真是胡扯!我的小豆就已经牵动了我的「小二」了。』

我怕自己克制不住,赶忙说:「小敏啊!……大哥给妳泡杯茶吧,是今年刚下来的秋茶,味道很不错的!」说着我準备起身。

弟媳的右手已经把我的衬衫从裤子里拽了出来,狠狠的抓着我的后背,我又是一个激灵,「小敏,妳的手怎麽这麽凉啊?我快给妳泡杯茶暖暖吧,啊!」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说什麽都是徒劳的,因为我自己也快控制不住了,「小敏,小心被我同事看到就更不好了,乖一些,好吗?」

「大哥,现在是中午,妳那些同事基本上都去吃饭了,再说妳的办公室也没有人会随便进来,妳是怕被别人看到还是怕妳那可爱的小秘书看到?」

「小敏,妳胡说些什麽啊!……有把人家小宋扯了进来?」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什麽现在怎麽一见到弟媳就语无论此,就结结巴巴的。

「大哥,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妳那个小秘书一脸的醋意,还凶巴巴的问我是那位,找妳有什麽事,我告诉他,我是妳的情人。找妳当然是谈感情的事喽!」弟媳一脸得意的更紧的抱住了我。我半信半疑的看着她,半天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小敏,妳是在和大哥开玩笑吧?妳怎麽会对人家说这种话呢,是吧?呵呵……」我干笑了两声,便没了刚才那种想再冲动一次的感觉了。

「哎呀!……亲爱的,我是在逗妳呢,妳弟妹又不是精神病,我说我是来咨询一个案子的。瞧妳,说变脸就变脸,唉!大嫂多幸福啊……」

听了弟媳的话,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表示一下对弱者的安慰,先不想她是不是弟媳了,便抱了抱弟媳。哪知这一抱不要紧,『要紧的是弟媳贴上来的两个馒头大的酥胸怎麽感觉没带胸罩啊?难道她是预谋好的?』

我假装收回手要挠挠脖子,其实是想借机摸一下她的胸,看是不是真的没戴胸罩,弟媳不愧是结过婚的女人啊,连我的小小的小聪明都看出来了。

「大哥,我今天就是特意为妳打扮的,我知道妳喜欢凯莉·布鲁克,也知道妳不喜欢女人戴胸罩。」说着,便把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衣服里,「大哥,用妳的大手暖暖我可爱的小馒头吧……」

「妳怎麽知道这些的?谁告诉妳的?」听了小敏的话我吃惊不小,前者倒无所谓,衹是后者我衹对老婆说过啊。

「是嫂子告诉我的!有一次和嫂子一起逛街,买内衣的时候嫂子专挑很薄很薄的那种,我觉得女人戴胸罩不就是为了更能衬托出女人独有的美吗?」

「嫂子买那样的内衣一点作用都没有啊,于是问嫂子为什麽要买那种带托的,嫂子告诉我买不带托的是为而妳戴的,我就记下了啊……今天,来见妳嘛,就不戴了呗!」

「哦!嘿嘿……是这样啊……」我有些感动老婆为我做的,也感动弟媳的用心,俩个可爱的女人,我——我不知如何是好。

「妳想什麽呢?为什麽妳不能好好的看我一眼呢?妳的眼神总是在躲避我!为什麽不让我们淋灕尽致的拥有对方一回呢?妳看,我的馒头等着妳吃呢?」说着弟媳解开了所有的衣扣,露出了那一对像馒头一样的奶子,大大的圆圆的,两颗珍珠样的乳头微微的颤动着。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忙站起身把办公室的门锁了个踏踏实实,又检查了一下百叶窗有没有完全放好,回过身弟媳已经把上衣整理的好好的了。

『嗯?这是什麽意思,逗我玩呢?……』我有些尴尬的看着弟媳。

「都準备好了,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亲爱的……」弟媳妩媚的边说边把那高高攀起的头发放了下了,向我扑了过来。

「小东西!看我怎麽收拾妳!……」我狠狠的将弟媳的上衣扒了下来,把她贴在了办公桌后的墻上,使劲的嘬着那两颗粉嫩的珍珠,手脚麻利的解开了弟媳的黑色西裤。

『嗯?怎麽摸着还有一层呢?』低头一看,她竟然还在里面穿了黑色的一条连体丝袜。

我就隔着丝袜揉搓着她富有弹性的小屁股,弟媳的喘息声越来越强了,我想,『不好!这要是叫出声可怎麽办好呢?……』

随手把弟媳脱下来的小衬衫塞到了她的嘴里,「乖乖,妳要是叫出声可就不好了。」

弟媳很享受的扭动着屁股,不住的「哼哼」着,正当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那条碍事的丝袜吞到弟媳膝盖处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老婆打来的,我忙对弟媳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接起电话。

老婆在电话里不紧不慢的问我,「赶忙呢?老头子,怎麽这麽半天才接电话啊?」

「没!没……上厕所去了,听到电话响忙跑过来了。」也许是心虚吧,我像等待着家长惩罚的孩子似地等待着老婆的询问。

「多大人了!还这麽没招没掉的?我现在在家呢,下午的飞机,去云南出差,最少得一个星期,妳好好照顾自己,要是懒得做饭就回妈哪吃啊……乖!想妳啊……宝贝!」

「老婆,妳出差怎麽也不提前说一声啊?家又留我一个人啦?谁管我呀?」

「乖啦!不说了啊……司机还在楼下等着呢,我把咱家车停4号车库了,到了给妳打电话。」

听说老婆要出差,心里竟有一丝窃喜,挂了电话,回头看了看贴在墻上的弟媳,衣衫凌乱,不禁觉得好笑,走过去蹲下身凑到弟媳的私处深深的吻了下去。双手抬起,轻轻的揉着她馒头样的酥胸。

弟媳被我舔的使劲抓着我的头发往上面拉,头不停的摇着,像个拨浪鼓,浑身颤抖,看样子是受不了。我抬起头停了下来给她把裤子拎了起来,把她嘴里塞得衬衫登了出来。

「宝贝,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故作沉稳的头也没回坐回了沙发上。

弟媳像受了刺激一样,把我扑倒在了沙发上,「算妳狠!看我不把妳吸干!」说着开始解我的裤带。

「停下!要的就是这种感觉,一会我要开个会,妳回家等我吧,我开完会就回去,妳嫂子又出差了。」说完我吧家门钥匙交给了弟媳,吻了吻她的一对秀乳。

「哦!哪好吧……一会见!」临出门时弟媳狠狠的掐了我的「小二」一把。

弟媳走出门的那一刻我竟有点后悔把家门钥匙给了她,『我怎麽会有那样的想法,我怎麽会让弟媳在我家等我,在那个我和老婆精心经营的小家?我这是怎麽了,这可是大忌啊,我太他妈的不是人了吧?』

越想越是懊恼,用力吸完最后半口烟,『下定决心晚上见到弟媳一定要好好和她谈谈,绝对不能再和弟媳有一丝一毫的身体接触!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离不开她的,说的露骨点,我会离不开她的身体的。』

下午的会是研究一个很重要的案子,本周五就要开庭的,可是我开的一点精神都没有,助手提醒了我好几次也没能把我从云里雾里的思绪中拽回到现实当中,我一会想着弟媳的身体是那麽诱人,一会又幻想着老婆及一大帮家里人对我的冷嘲热讽和谩骂,我的良知在承受着极度的考验与压力。

『老天,再这样下去我快要疯求的了!』

刚出公司,秘书小宋神秘兮兮的追上我,「您今天没开车吧?坐我的车我送您回去吧?」

「哦!小宋啊……呵呵!……不用了,我做地铁回去就可以了,不麻烦了。呵呵……」我客气的回绝着,心想,『最近走桃花运了吧?怎麽这大小美女都往上贴呀?』

『哼!再诱人我也不能吃窝边草了,太麻烦了!简直是惹火上身,搞不好在弄个身败名裂,何苦呢?别说对不起张叁赵四王二麻子了,最对不起的那可是我自己啊!』

『对!晚上先不回家,让弟媳自己再家待会,凉一两回应该就不会再找我了吧,趁着自己还能捨下!』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美术馆,站在茫茫人海中,看着穿梭于车流中行色匆匆的行人,心中不由得起了一丝对自己的怜悯,『我不知道自己这算是迷途知返、悬崖勒马、还是自私?更不知道站在行人中的我该去哪里,竟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

『孤独、悲凉,还混有一些落寞。我去哪里好呢?回老妈哪里?去找哥们喝酒?自己閑逛?算了,我还是自己閑逛吧!……』一路上我就这麽心不在焉的走着,也丝毫感觉不到饑饿。

「黑马?黑马王子?……」

『嗯?……叫谁呢,奇离古怪的!』

习惯性的回头看了一眼,一个叁十多岁的女人将头探出车窗热情的对我招着手,「老同学!还真的是妳呀?怎麽,不认识了?是我啊!于佳佳啊!」

我盯着车里干凈的脸,脑子飞快的转着,「哈哈!嘎巴豆啊……好多年没几面了啊?」情切的朝身后那辆银白色的奥迪走去。

「来!快上车,上车再说……」

我刚要推辞衹听后面的司机不耐烦的嚷嚷着,「嗨!我说哥们,动作快点嘿!……」

我赶紧拉开后车门一屁股坐了上去。坐在老同学的车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彼此的近况。聊天中我知道「嘎嘣豆」依然过着快乐单身汉的生活,开了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小日的过的也算有滋有味。

「我还是比较喜欢叫妳黑马,上大学的时候妳可是咱们班的班草之一呢。」「嘎嘣豆」笑眯眯的调侃着我。

「呵呵!……想吃点什麽?快点菜吧,人家服务生还等着妳呢……」由于堵车得缘故将近一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位于玉渊潭南路的基辅餐厅,「嘎嘣豆」我开着玩笑。

「来点儿自酿啤酒怎麽样?」

「我倒是没问题,可妳喝了酒怎麽开车呢!……」我笑了笑看着眼前依然娇小的老同学。

「哈哈!……车妳就用不着担心了,有人管!就说妳喝不喝吧?」

「喝就喝!谁怕谁啊?!快十年没见了吧?哈哈……」见到老同学心情也好了很多,仿佛回到了那个懵懂的年代。

「记得上学的的时候,妳是个独身主义者,好多追求妳的男同学都被妳一句死也不嫁人吓跑了,哈哈!……」

「是啊,这麽多年过去了,想想上学的时候真的是一种美好的回忆,妳和雪梅还有联係吗?」

「没有了……现在大家都忙着挣钱,忙着家庭,我现在常见的也就是老大他们几个,老大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生意红火的不得了呢。」

「是吗?哪我得找找哪家伙,看看他的房产广告能不能给我做。」

「不愧是生意人啊!叁句不离老本行。哈哈……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看看他今天又没有时间,一起聚聚。」说着我掏出电话给老大打了个电话。

老大那边人声鼎沸,说是公司刚有一个项目收盘,一帮人庆祝呢,得晚点过来。

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和「嘎嘣豆」也微微有些醉意了,「嘎嘣豆」抢着把饭钱结了,乐呵呵的说下半场再让我请,我笑说下半场就论不到我了。

『哈哈!下半场有老大呢……』

出了饭店才发现,「嘎嘣豆」的车里早已坐了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等待着我们,「这是司机小张!」

我看了看哪个小伙子,心想,『看来现在在这帮同学里我混的很差啊!……』

客气的和司机小张打过招呼,车子便朝着老大说的地方驶去,那是老大前几年在清河买下的一栋閑置的别墅,我们几个常去他那里喝个小酒打个小麻将什麽的。

等我们驱车来到老大的别墅门口时,看见问口已经停了七八辆小轿车了,等我们进去一看全是一帮老同学,唯独老大自己每到,大家都像是回了自己家一样随意。「嘎嘣豆」一高兴把和她有联係的女同学都叫了过来,也许是现在的人们都很烦闷吧,最后竟然妳拽她她拽我的到了30多个人。

『真是想不到啊!人民的号召力是如此的强大。』

相互开着荤素搭配的玩笑,也许是现在的人们压力都太大了吧,又都是老同学了,虽然有的很久都没见过面了,可是开起玩笑来却又都像是天天见面一样,大家已经都喝的差不多了。

有唱歌的、跳舞的,也有趁着酒劲做些「小动作」的,真是人生百态啊,干什麽的都有,也许我也是其中之一吧。

别墅是大,可是这人一多反倒是显不出它的大了,大家兴奋的聊着过去聊着现在,也有趁着酒劲腻在一起的。人生百态,在这个小小的聚会中表现的淋灕尽致啊!

老大终于回来了,身后跟着六七个售楼小姐,七八个壮汉。边走边招呼着身后的壮汉们,「哥儿几个辛苦啦!快点搬!把车里那些吃喝都搬进来。明天放一天假!」

回过头「哈哈」大笑,笑的像个得胜归来的将军。对大家说,「我亲爱的老同学们,欢迎回到我们的快乐大本营!有老婆、老公的,把老婆、老公叫来,当然啦!……就情人也是可以的,什麽都没有的,找我身后的姑娘们!哈哈,放开了喝、酒管够、肉管吃!不醉不归。哈哈!哈哈哈……」看样子已经是没少喝了。

大家哄笑着大杯大杯的喝着已经不知道是什麽酒的酒了,白的、红的、黄的、中的洋的西的。也不知道喝到了几点,我晕晕乎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东倒西歪的人们,竟有一种酒池肉林的感觉。

晕晕乎乎的,从地上爬到了沙发上,缓了缓神,好不容易走到卫生间,大吐特吐了一番,算是好受了很多。

吐完了,就也醒了一多半,『对啦!电话呢?』忽然想起来电话没有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心想,『不管它了!爱去哪去哪吧……』一看表都快半夜叁点了,『这帮家伙明天可还不是周末呢,难道都是老总,都不用天天坐班?呵呵,我们这帮醉鬼啊……哈哈!……』

「黑马,是不是没见到雪梅有些失望啊?哈哈……」何芳芳戴着几分醉意朝我走了过来。

「哈哈!……是妳忙着和猴子聊天不理我,我才失望的啊……」

「死样儿!谁不理妳啦……我是看老大给妳派了个小妞怕打扰到妳啊,呵呵呵……呵呵!……」说着冲着我轻轻的吐了一口烟。

「什麽小妞啊!早不知道去那里了。我就看上妳这个老妞了,给我也老口烟。」说着我伸出手接过了何芳芳手中的女式雪茄。

「是吗?哪跟我走吧……」

「不是吧?我跟妳走,妳家猴子还不折了我的腿?」

「什麽我家的妳家的,哪都是上学时候的事情了,妳看猴子那忙着和那个叫什麽乐乐售楼小姐亲热着呢!……」

我扭头一看还真是的,『这小子,也太他妈大胆了!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已经把手伸到人家女孩的裙子里了!』衹听有人起哄说:「猴子,带着妳的妞走吧,看妳小子猴急猴急的!」

「唉!……我离婚后已经好几年没碰到我喜欢的女孩了,能他妈不急嘛?妳们当爹的当爹,当娘的当娘。」说话间猴子早已规规矩矩的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

「哈哈!……处对象可以,占便宜地绝对的不行!」老大假模假式的冲着猴子嚷嚷了俩句,一抬手过来一个干练的小伙子,不知道说了些什麽,小伙子走到猴子面前低语了几句,出去了。

等我再想起猴子的时候,猴子和哪个女孩子已经不在了,心想,『老大就是老大!宿捨里哥九个,都被他看得透透的。』

「黑马,我要回去了,明天还有些事情要办,今天实在太晚了。」「嘎嘣豆」也不知道从那里冒了出来。

「哦!好啊……那妳路上慢点,司机没喝酒吧?」

「没有!自己车里睡觉呢,老大让他上楼睡去,那孩子不好意思。」

「哪就好!那妳快回去吧,有时间常联係吧……」

「明子,今儿还回去吗?快天亮啦……」老大满脸通红的走过来顺手拎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还没想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吧?」

「不是和媳妇吵架了吧?走的差不多了,妳小子怎麽回事?魂不守捨的?」

「唉!……惹火上身了!」

「出什麽事情了?告诉我,我帮妳摆平!」

看着老大一脸的认真劲,想起了这个比我大叁岁的大哥从我上大学时就很照顾我,一直把我当亲弟弟,老大是我们宿捨里最年长的,又比我们几个高两届,所以都习惯叫他老大,一晃1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情谊也更加深厚了。

「我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我幽幽的说着和老大要了一支烟吸了起来。

「妳不戒烟了吗?妳做什麽事情了,他妈的!今天怎麽和个娘们似的!」

「我说不出口,我!……」

「操!妳丫没事吧?到底怎麽了?」

「我把东子媳妇给那个了……」我狠吸了一口烟鼓足了勇气说了出来。

没想到老大哈哈大笑起来,「妳小子!成啊……连弟媳妇都他妈的敢上?没看出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大,我哪是喝多了。我真的很后悔!」

「别说喝多了,哪都是借口!说吧,妳什麽意思?是要想让自己遗臭万年我到可以帮妳!」看样子老大因为我做的这件龋齿的事情很不高兴。

「老大,我是那人吗?是她主动的,当然我也有错了,我真的不知道怎麽办好了……」我烦乱的挠着头。

「上都他妈的上了,后悔有什麽用?这事我帮不了妳!」说完老大气哄哄的走了。

我看着老大的背影,心里很不好受,有些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又冲向了卫生间吐了起来,胃里已经倒不出任何东西了,可我就是想吐,『真是它妈的谁难受谁知道啊!』

「黑马,妳在这呢?妳电话落我车里了,刚上高速妳电话就响了,这不,赶快给妳送回来了。」「嘎嘣豆」气喘吁吁的把电话递给了我。

一看电话,有90多个未接,最后一个是10分钟前,是我家的电话号码,『老天他还在我家等着我呢?靠!这个女人要干嘛?』

「嘎嘣豆,麻烦妳顺道把我送回家吧?」

「没问题,走吧!」

上了嘎嘣豆的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快醒醒,下车吧。」「嘎嘣豆」使劲摇晃着我。

我下了车左看右看,『怎麽觉得这麽陌生啊?是我家吗?』

「到我家啦?」我回头看向「嘎嘣豆」。

「到个屁!上车就睡,都没告诉我妳家在哪就睡着了,我把妳带我家来了,就我这凑乎一宿吧。」说着大大咧咧的向前走去。

我衹好跟着「嘎嘣豆」往前走去,进个「嘎嘣豆」的家,「嘎嘣豆」丢给我一床被子说,「妳去小屋睡吧!今天没事就睡到自然醒吧。呵呵!……我这没别人妳不用客气!我不睡了,洗个澡收拾收拾準备上班去了。」

「我也不睡了,妳这有吃的吗?我有点饿了……」

「吃的都在冰箱里,妳自己弄吧,我先洗个澡去,一身的臭烟味。」

我煎了四个鸡蛋热个两罐牛奶烤了几片面包,自己吃了起来。一会儿「嘎嘣豆」洗完澡出来,笑眯眯的看着我,「可以啊!还会做早餐呢?呵呵……」

「会做什麽啊?就煎了个鸡蛋,不过妳这东西还真全乎啊?」吃了东西胃里好受多了,身体也不觉得难受了。

「嗯!有人给做早餐,感觉好幸福啊!……」说着「嘎嘣豆」开始吃了起了。

我看着「嘎嘣豆」吃东西的样子还像上学时一样可爱,看着看着我发现「嘎嘣豆」脸上一丝皱纹都没有,除了比上学时候更有味道之外一点变化都没有,从昨天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这麽仔细的看眼前这个依然信奉单身主义的女人。

「嘿,看什麽呢?没见过美女啊?呵呵!……」

「嗯!没发现妳原来这麽美!……」我真诚的赞叹道。

「是吗?」说着「嘎嘣豆」一手拿着牛奶一手拎着睡衣的裙角原地转了一圈,像衹快乐的小鸟一样,「再让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很美,呵呵!呵呵!呵呵!……」

由于转的太快,牛奶洒了一身,本来并不很透明的睡衣一下子变得透明起来。

「妳这睡衣是什麽材质的啊?」

「讨厌!占了便宜还卖乖……」说着「嘎嘣豆」很不好意思的转过了身去。

「呵呵!……」我傻笑着,有些好奇睡衣里面的风景是什麽样子的,「妳还是转过来吧,哪有背对着人说话的。」

「转过去让妳看啊?想的美!……」说着转了过来。

「如果妳愿意,我到是不介意看的,呵呵……」我走到了「嘎嘣豆」的面前细细的看着她。

「我在妳身上闻到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我色咪咪的盯着她随着呼吸一起一落的双峰。

「妳闻到什麽味道了?色鬼!」

「妳猜呢?」我看到「嘎嘣豆」没有生气的意思就大着胆子搂住了她丰满的腰身。

「我这是引狼入室啊?!……」「嘎嘣豆」伸手揽住了我的脖子。

「对呀!看妳以后还敢不敢把陌生人带回家!哈哈……」我笑着抱起了「嘎嘣豆」将她放在了餐桌上,

「妳真的很美!……」

掀开「嘎嘣豆」的睡衣她的身体边完完全全的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顺着「嘎嘣豆」的脖子一点一点的细细的向下抚摸着,亲吻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像一朵等待雨露滋养的玫瑰一般,追随着我的爱抚慢慢绽放着。

「嘎嘣豆」最美的地方莫过于哪一对极其性感的妙乳,丰满而坚挺,圆润而富有弹性,再加上遗留下的牛奶的余香,温温热热的散发着女人特有的魅力。

我的舌头流连忘返的徘徊在她的妙乳上,甚至不捨离去。右手慢慢的隔着「嘎嘣豆」薄到透明的丝质的小内裤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私处,我能感觉到那里已经像一口泉眼一样缓缓的向外流淌着清澈的泉水了,但我并不急于结束这美妙的前奏。

「哦!我亲爱的黑马,妳想来点甜点麽?哦……」「嘎嘣豆」呻吟着把桌边的一袋子奶油从她自己的脖子上一直涂到的了她自己的内裤上。

我小心的舔着每一寸有奶油的地方,奶油冰冰凉凉的,有淡淡的薄荷的味道,心想这娘们可真会玩,我这还是头一次这麽玩呢。

「哦!嗯……哦……哦……亲爱的!慢点吃……哦……哦……再慢点吃……」「嘎嘣豆」呻吟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身体不住的扭动着颤抖着,两衹柔柔的小手不住的抓挠着我的后背。

我被她的叫声挑逗的真是有些安奈不住了,一把扯碎了「嘎嘣豆」的小内裤,将食指、中指还有无名指伸进了她的私处。她像发了疯一样使劲的抱住了我的腰大声的喊着,「哦!……哦!……亲……亲爱……亲爱的我要妳,我要……哦!……」说着,使劲握住了我早已挺得笔直的「小二」往她自己的私处拽去。

「舒服吗,宝贝?」我的右手一边用力的揉搓着她的私处,一边把我的「小二」送的了她的嘴里。

「太他妈的的舒服了!宝贝,今天让我好好伺候伺候妳,啊!……宝贝……」我被「嘎嘣豆」嘬的太舒服了,不由得也配合着她的呻吟声叫了起来。

正当我的「小二」在「嘎嘣豆」嘴里舒服的洗澡时「嘎嘣豆」忽的停了下来,「亲爱的……哦!……我要!我真的受不了了!……哦……」说着双腿盘在了我的腰上。

我们就这样从餐桌上做到了沙发上,又从沙发上做到了地板上,一直做到俩个人都筋疲力尽。我们半躺在她家温暖的沙发上,贪婪的抚摸着对方的私密之处,不得不承认「嘎嘣豆」在这方面的的确确是个高手,是我见过的最会玩的女人啊,呵呵……

从「嘎嘣豆」家里出来,已经是日上叁竿了,我有些迷茫的看着头顶大大的太阳,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弟媳妇,更不敢想她昨天竟然一晚上都在我的家里。

『唉!不想也罢,爱咋地咋地吧……我不想去上班了,可是我有不知道弟媳妇还在不在家里,不在吧,我进不去门,在吧,又如何面对呢?』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拨通了弟媳妇的电话,弟媳在电话那头部冷不热的告诉我让我去她们公司拿我的家门钥匙。我看了看表,和弟媳约好中午在她们公司附近的康师傅牛肉面见面后,便抬手打了个车朝弟媳妇的公司所在地赶去。

路上很顺利,没多久我便到了弟媳公司楼下的康师傅牛肉面,没劲没劲的给自己点了一杯酸梅汤,有些期待或许又带着些愧疚的等待着弟媳的出现。

「大哥,等很久了吧?不好意思,临时来了个客户,耽误了些时间……」弟媳妇小敏顶着两个黑眼圈,样貌憔悴的坐在了我的对面。

「没有!我也刚到,随便吃一口吧?」我看着弟媳小敏真的有些心疼。

「哦!不了……我中午要请一个客户吃饭,改天吧……」说着弟媳妇把我家的钥匙放到桌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弟媳离去的背影,我心里那莫名的失落像是一桶结了冰的凉水狠狠的浇了我一身。

回到家里,本想洗个澡好好睡上一觉,可还没等睡着老大的电话就来了,「明子,感嘛呢?酒还没醒呢?」老大在那边嚷嚷着,「在哪呢?我去接妳,今天晚上有个很重要的聚会!」

「哦,在家呢,什麽聚会啊?昨天喝多了,不想去了!」我有气无力的说着。

「妳跟家等着吧,马上到!」老大还不等我说什麽就挂上了电话,我没好气的穿上衣服给自己泡了杯茶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看着手机的通话记录。

门铃响了,我接起门禁一看是弟媳妇,『嗯?怎麽是她?』

「小敏啊,上来吧。」我挂了门禁打开房门,又坐回到沙发里了。

「大哥,妳看起来面上不太好啊?」

「嗯,昨晚喝多了,一帮老同学聚会。」

弟媳妇说着坐在了我身边,「大哥,妳昨天是故意没有回来吧?」

我被弟媳妇一语击中,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弟媳带着疲惫的脸,「呵呵……没有没有!……我衹是……呵呵呵!……妳想多了……」

「大哥!我想了一晚,觉得这样是不好……可是,我!……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妳的身体!」

我被弟媳的坦言和直白而感动着,「一会我要出去,晚上有个重要的聚会,对了,妳怎麽这麽早就下班了啊?」

「嗯!我和客户吃晚饭就来妳这里了,过来看看妳!下午公司那边没什麽事情了。」

「明子,下楼吧,我到了,妳家楼下没地方停车,快点啊!……」老大在电话那头嘟哝着。

「嗯!这就下来。」

「大哥,妳有事就先去吧,我回去了。」说着小敏跟在我身后一起下了楼。

「老大,这是我弟媳妇小敏,妳们见过的吧?」

「见过!这不是东子媳妇吗?呵呵!……」

「嗯!大哥妳好!好久不见了,呵呵……」

「去哪?我送妳过去吧?」老大用眼睛斜着瞄了我一眼。

「嗯,不用了,呵呵……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说着小敏朝车后走去。

「那好吧!代问东子好啊!」

老大边开车边问我,我说的弟媳是不是小敏。我支支吾吾的答应着。

「是有几分姿色!哦,呵呵呵……」

「老大,妳就别取笑我了,快说吧,晚上有什麽重要的事情,连司机都不带了?」

「司机在饭店等着呢,到了饭店妳就知道了,也没什麽太重要的事情,就是和妳聊会。」

原来,老大还是怕我东窗事发,特意过来找我聊聊,我感动之余更多的是过意不去,老大生意很忙,现在却为了我这点破事耽误工夫。心里暗下决心再不和弟媳妇有染了。

>

    网站地图  百度地图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4-12更新.